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H生活禅 >庄祖欣:日复一日的规律生活太沉闷,需要异想天开的画面来调剂

庄祖欣:日复一日的规律生活太沉闷,需要异想天开的画面来调剂

大学毕业就为爱走天涯的庄祖欣,婚后住在德国西部的宁静山区小镇拉得弗森林(Radevormwald),从一句话都不会到现在说得一口纯正的德文,她学画画、学声乐,并成为小镇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。不仅教德国人中文、写书法丶画水墨画,带领一个由华人和德国人组成的华语合唱团,现在更教起了难民小朋友德文,生活过得多彩多姿。

异国婚姻听起来浪漫,可是要从原先习惯的城市生活抽离,到一个陌生的乡下地方重新开始,其实并不容易。

「到了德国以后,我才知道自己是个历史座标是 0 的人,在台湾,别人可以藉由读什幺学校、说话的口音,判断你是个什幺样的人,可是在德国,人家不知道要如何(把我)归类。」刚到拉得弗森林,庄祖欣还不像现在手上「业务」那幺多,每次妈妈或朋友打电话来,她不是在烫衣服,就是在带小孩,更让她觉得自己很渺小。

庄祖欣的丈夫安德烈跟她说:「妳可以做任何妳想做的事。」

到美术学院学画画,老师也叫她要「be yourself」,做自己。从小学书法的她,临摹大师字帖可以模仿得唯妙唯肖,可是德国的老师却说画画不能像,还要找到自己的风格……。

真正的自由排山倒海涌来,反倒让庄祖欣一时间不知所措,不禁反问:「我是什幺?没了父母、社会的期望,我要做什幺?」

远在异乡,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,庄祖欣开始真正思考、做自己想做的事。她想画画,她想唱歌,还好,后续一切也像安排好的巧合,接二连三而来。

庄祖欣第一次开画展时,请来母亲范宇文(知名声乐家)献唱,正巧提供场地的餐厅老闆友人中有位声乐老师,正在寻找魔笛中的女主角。虽然没听过庄祖欣唱歌,但声乐老师相信「虎母无犬女」,便向她提出邀约,就算唱歌不行,至少还能帮忙画布景。

那时的她本来就想唱歌,但当地并不像台湾,到处都有 KTV 可以解闷,婆婆建议庄祖欣加入教会唱诗班,只不过那里的唱诗班也跟她的想像不太一样,成员都是一群老奶奶,年龄最大的是 85 岁,第二年轻的竟然也 65 岁了,这要当年才 26 岁的庄祖欣如何是好?

「在乡下的生活实在太无聊,太想跟外界接触,这对我来说,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。」庄祖欣至今回忆仍掩不住兴奋。

5 年前,Facebook 让庄祖欣和国中同学们又重新搭上线,知道她住德国以后,大家都对她的生活充满好奇:「住德国都吃些什幺?」「是不是都用大家熟悉的德国品牌?」为了让亲朋好友们更了解她的生活,庄祖欣开始写部落格。在重拾了画笔,也继承了母亲的衣钵成为女高音之后,庄祖欣又自然而然,多了这个作家的身分。

这些沉寂了 18 年的故事,有些不全然是美好的回忆,例如车子抛锚、偏头痛,庄祖欣却用魔幻的笔法,让故事变得轻鬆又有趣,更为拉得弗森林这地方增添了一丝神祕色彩。

比方新书《拉得弗森林异童话》其中一篇〈偏头痛〉的故事,庄祖欣因为偏头痛想上网查有没有什幺偏方,却找到一个举办「偏头痛徵画比赛」的网站,比赛规则是把头痛的感觉、徵兆、心情⋯⋯用色彩线条画下来,材料大小不拘。在这个想像的画画比赛中,庄祖欣本人不但以「走音Disco」为艺名参赛,书中所收录的其他参赛者画作,其实也都由她一手包办。

〈玛黑岛的大蜈蚣〉里写到蜈蚣报恩,招待庄祖欣一家到岛上免费旅游,事实上是安德烈和小孩三个大男生跑去潜水,把她晾在一边。这些芝麻蒜皮的小事,庄祖欣不想抱怨传递负能量,就用另一种角度把它写出来。

写到土拨鼠和妈妈吵架〈丘丘和Cindy〉,则是庄祖欣自己遇到的亲子教养问题。「孩子在德国的成长方式,和在台湾很不一样,」庄祖欣没办法用当年父母教育她的方式来教育孩子,遇到孩子顶嘴,没有晚辈、长辈的区别,还得像平辈一样尊重他们。

为了让两个孩子学中文,庄祖欣软硬兼施,但他们就是不学,所以有了用孩子语气写的〈汉字劳改营〉,一个不想练习写汉字的 14 岁少年,在睡梦中被送进了汉字劳改营,只能每天挖马铃薯换取字卡作为工资。

当初,同学鼓励她写部落格时,庄祖欣也曾怀疑:「谁想知道一个住在森林的化外之民的生活?」但动笔后,她发现不管是住在城市或乡下,大多数人的烦恼其实都差不多,在日复一日的规律生活中,大家都需要一些异想天开的魔幻画面来调剂,而日渐累积起来的人气,也让她即使身在森林小镇,也有机会为读者带来多元的观点。

近来,欧洲难民问题引起全球关注,庄祖欣所居住的拉得弗森林收容了 1,000 多名难民,她自己也以「外国人比较了解学德文的瓶颈」为由说服小学校长,让她教难民小朋友德文。

即使媒体不停报导着日前接连发生的恐攻事件,并放大随着难民而来的不安情绪,民众也人心惶惶地流传着儘量不要去欧洲旅游,避免前往诸如演唱会、足球场的公共空间。但有着与难民亲身互动经验的庄祖欣,仍然抓紧各个新书发表会、专访的机会,鼓励大家多到欧洲旅游。

正因为恐怖攻击分子自己就是生活在极端、恐惧、不安的环境中,所以才想要破坏社会原有的公权力和秩序,企图瓦解人与人之间的信任,如果随之起舞,不就反而顺了他们的意图?她认为,人生在世本来就有风险,一个人可以为了躲避风险都不出门,也可以尽情追求自己想要的快乐,「至少你踩下了你的足迹,曾经吶喊、嘶吼过!」

生活中的确存在着各种无法控制的变数,但至少,我们可以选择自己要如何诠释这个世界。

相关阅读
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豪利游戏旧版每天送9元|提供美食资讯|同城信息交流|网站地图 天龙国际账号注册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